She always believed in a reasonable judgment

步上漫長的法律糾紛,她始終相信著有合理的判決

She always believed in a reasonable judgment
住在隔壁的藍太太因為前些日子碰上了車禍事故,
而與對方一直爭於一些複雜的法律糾紛
每次看見藍太太的神情總是有些憂鬱,
對方似乎一直死不承認自己有錯在先,
即使調閱出了行車紀錄器,對方依然死不認錯,
這使得雙方不得不出來進行一番法律糾紛才行,
儘管聽說對方的背景好像有些來頭似的,
藍太太依然堅決地表示要打贏這場法律糾紛,
她無法理解為什麼犯錯的人不用受到懲處,
她相信法院上的公平判決會帶給她一個合情合理的結果。